《天橋上的魔術師》第一集「九十九樓」、第二集「小黑人」

本劇用《戀戀風塵》的音樂開頭,帶入懷舊鄉愁,而後《囧男孩》的小朋友戲的那種古靈精怪童趣又出來,加上「你著忍耐」的歌唱同樂,的確將人用力拉回八十年代的中華商場。這個場域對現代人來說已是上個世紀的事了(30歲以下可能根本沒聽過)。

 

楊雅喆用強大的野心來打造這套作品,敘事以獨特的魔幻寫實描繪童年往事,以及人情味濃厚的左鄰右舍的街坊互動。感覺之後的人物故事情節鋪陳才會慢慢發酵,目前來看孫淑媚的戲最突出(其實她本來就有在演戲的,還演八點檔女主角,只是金曲歌后身分太響亮)。

天橋上的魔術師2月20日開播 劇照由公視、myVideo提供 (6)

最值得一提的還是美術指導王誌成精心設計的驚人場景、道具陳設,這可能是台灣電視史上美術設計的新里程碑,加上視覺特效的加持補強,加上攝影、剪輯、聲音等技術的優異表現,整體視覺呈現完全就是以往所有電視劇無法比擬的精緻繁複、龐大格局。

【天橋上的魔術師】正式預告發布 《寄生上流》奧斯卡名導視覺特效團隊台韓跨國打造 (3)

《天橋上的魔術師》第三集「水晶球」、第四集「石獅子」

我認為第三集開始劇情的走向才有戲劇上的推動,人物的關係也有了交錯拉扯的感覺,第三集「水晶球」的主人翁是朱軒洋飾演的阿派,這集在青春愛戀與兄弟情誼間營造出一種游移曖昧的氛圍,有一度感覺《孽子》的味道有點出來了,當然西裝店的香港唐老闆是有意思的設定(找《叔·叔》的袁富華也是神選角)。

那貓的至尊元影射很特別,那陰柔神秘的優雅勾魂,是創作者對於同志的想像詮釋(雖然我不太懂這樣的設定)。這集在友誼愛情的摸索(阿派與阿猴)點到即止,多是呈現當時的壓抑氛圍(大約跟《刻在》同時期的背景),朱軒洋的油氣與帥氣揉合成一種迷人的魅力,最後帶傷送禮祝福,江湖味與「刻在」味都有了。

第四集「石獅子」主人翁則是阿蓋,夢遊成為操作石獅子的想像(也是腦內世界的意象化詮釋,像是《複身犯》),這集將威權壓迫升級不少,柴家偷印禁書,阿蓋從旁觀者(與小珮的暗戀者)的角度成為一場悲劇的見證。

【天橋上的魔術師】逾58萬人收看 阿蓋操控石獅子收視最高破1.1

我們都知道最有張力的戲劇對比,就是用童稚視角看著時代複雜暴力,會在宮廟嬉鬧的小孩沒把神明看在眼裏,但是有些人可是比鬼神還可怕。萬芳、鄭有傑的客串,將這種緊迫肅殺的氣息成功帶出來。基本上楊雅喆鏡頭下的「中華商場」就是當時台灣社會百姓的眾生縮影,他放大的威權體制的壓力,深掘邊緣族群的樣貌,稍嫌樣板,但也是創作者刻意為之的。

鄭有傑(圖右一)「沒有溫度的笑容」讓觀眾高呼手心冒汗! (2)

《天橋的魔術師》第五集「文鳥」、第六集「影子」

第五集接續著上集柴家大火後的延續,阿蓋爸媽收養了佩佩(大小佩誰存活是雷),情治黑手依然如影隨形,佩佩在傷懷中找尋方向,逝去的不會復生,但努力記下過去,它就能在心中重生。

這集的高潮是飾演老師的萬芳責罰佩佩說「你怎麼不去檢舉你爸媽,檢舉了,你今天就不會有這種下場了」佩佩回覆「那你會檢舉你的爸媽嗎?」直球回擊,令人印象深刻。眾人在佩佩失蹤時對情治人員的圍剿飆罵,似乎也是創作者藉由角色之口,對於黨國高壓下的情緒抒發。大小佩的謎底也是感人的轉折點。

萬芳體罰學生手軟崩潰 雙胞胎逼哭萬芳 「痛在她身 疼在我心」 (7)

第六集「影子」真的是目前最好看的一集,感謝老天讓我撐到這集(之前的情治壓迫、黨國氛圍看得很累),這集感覺編導就如魚得水,他拍出了連「刻在」都沒拍出了的八十年代性別壓抑愛與愁,很棒!

  

這集主角是小不點哥哥Nori,比起阿派,他這個角色的「深櫃」(或是「LGBTQ」)意涵更加鮮明,看似文武全才、多情花心的背後,其實是壓抑內心情感的掩飾,那日本物件、櫻花、日文歌都是在當時的保守八十年代台灣環境,對於東洋流行文化熱潮漸起的象徵。其中日文經典河合奈保子的「Smile for me」(金瑞瑤「飛向你飛向我」原曲)更是貫穿全集。

  

除了河合奈保子的「Smile for me」之外,開場樂曲用了「LASCIA CH’IO PIANGA」 ( 讓我哭泣吧 ) ,是選自韓德爾的歌劇《Rinaldo》的一首詠嘆調,這首曲子選的極為出色,表面上看起來的畫面像是襯托著Nori在甩不同女子的分手橋段,感覺詞意映照著戲中女子們哀傷難過的心境。

  

而這首也是韓德爾替閹人歌手法瑞奈利(Farinelli)所寫的樂曲,所以如果看到本集最後更是做為男子肉身心理折磨,雌雄同體的獨特隱喻(劇尾又再度出現)。這首詠嘆調「LASCIA CH’IO PIANGA」是頭尾呼應、緊扣核心且層次幽微的精彩選曲。

這集裡 Nori 在面對好友遭受霸凌意外,原本壓抑的內心又更加糾結(兩人原本交情不錯,但是被眾人發現小八的變裝傾向開始刻意疏離)。大家心目中的完美模範生一直在眾人的期盼中成長的男孩子,在保守的八十年代如何做自己,他的苦悶代表的又是一群時代的哀歌。

 156494489_126142466103033_8351020874080539100_n

劇尾小八的離世,養父老張爺爺(資深演員高振鵬表演的非常投入,不愧是拿過金鐘獎的好演員)的悲喊「走!快走!快離開這個無情的地方,去到你想去的地方!」,這句話似乎也是講到Nori內心深處。飾演Nori的初孟軒在這集可說耀眼迷人,他成功詮釋陽剛與細膩兼具的氣息質地,將來必成大器。

  

《天橋上的魔術師》第7集「火柴」、第八集「錄音帶」

7集「火柴」裡,孫淑媚飾演的點媽,在兒子Nori離家出走失蹤後,整日找尋愛子心急如焚,以致失魂落魄,日漸憔悴。這個從小被觀音媽認乾兒子的Nori 成為一種超脫性別的自我象徵,戲中講到神是男生女相、女生男相,會幻化成不同面貌救世。所以編導在戲中強調如果我們不再侷限性別的框架,才能得到真正自由快樂。

  

點媽在櫃子裡,穿著兒子Nori的建中制服,在宛如鑰匙的火柴引領下,恍惚朦朧間到了奇異夜裡的陣頭廟會,這段宛如闖地府異境尋子的段落,堪稱本劇的得獎場,在七爺八爺等神將陣頭間,地獄圖作背景的宗教意味場域裡,點媽看到Nori俗艷濃妝地跳鋼管熱舞,在傳統母親的眼界裏,她要突破的關卡是如此艱難,這時上集那首「Lascia Ch'io Pianga」再度揚起,六七集的主旨終於完美銜接。

  

在這如夢似幻的魔幻場景段落,是點媽真正面對自己兒子真實面貌的重要時刻(雖然是夢境),她用強悍的髒話反擊那些欺侮表演者的壞人流氓,展現偉大母愛的包容守護,這時的點媽也真正願意從「心」接納兒子的與眾不同。就像是魔術師跟點媽說的,不讓他回家的是你自己(要接納不同且真正的他)。

  

孫淑媚是這集最吃重的角色,她一改前幾集潑辣強勢,外型誇張俗氣,這集她的憔悴素顏,魂不守舍,演繹入型入格。無論是誤以為鐵道意外的崩潰心碎,還是在天台頂樓被魔術師句句點醒的錐心泣血,演技全情投入,表演動人催淚。

  

8集「錄音帶」講的就是「兵變」,這應該也是過去男生成長的一種轉折,也是跟前面幾集的國家機器、性別認同不太一樣的題材。我認為這集拍得很好,目前看來僅次於第六七集。

 這集主要是馬小蘭與原住民阿猴間的愛情變化,阿猴當兵,小蘭上大學,在身分環境落差頗大的情況下,這段原本純純兩小無猜的戀曲,終究抵不過現實的考驗。「猜忌」催化的人心的黑暗面,讓原本兩小無猜的思念變成了情感上的幻滅。彈唱的吉他成為了步槍,樂器換成了武器,愛恨兩個強烈的極端,轉瞬間玉石俱焚那句哭喊「你的心是石頭做的嗎!」令人不忍。

過去新聞事件曾發生的「兵變情殺」(現在比較少見,畢竟現在當兵不像過去三年,通訊也比較通暢),是這集創作的戲劇點,而且非常特別的是,編導用前後半部的兩種視角,區分同樣事件但不同樣貌細節的故事,以此來刻劃「地獄人間,一念之間」的人生際遇,一個轉念都可能有截然不同的結局發展。飾演阿猴的羅士齊表現出色亮眼,他將那種自卑不安的渴愛壓力表現得相當傳神。

  

就像劇尾説的大意是「火車過彎會在過彎處放慢行駛過,讓離開的人能夠好好看這裡一眼,因為之後就是不同的風景了。」人生鐵道,往前走,當下看,轉彎直線都是不同體會,細撫回憶愛情的好,就算無法走到最後,那都已是潛藏在過去的風景了。值得一提的是,本劇從首集音樂、中華商場、鞋店、火車、兵變,一直都明顯在跟侯孝賢的《戀戀風塵》致敬,大家可以找電影來比較一下。

  

《天橋上的魔術師》第9集「金魚」、第10集「超時空手錶」(完結篇)

第9集「金魚」小不點的家庭因為哥哥Nori的事件,變得低迷疏離,點媽沉迷簽賭而積欠債務(八十年代中期,台灣開始風靡非法簽賭大家樂),點爸受不了家裡狀況亂發脾氣,小不點也開始同學特莉莎產生的愛戀的情愫,用兩小無猜的純真愛戀,來對應那無法言明的外在世界深沉創傷。

  

這集主角是小不點與特莉莎,魔術師變給她的金魚是她心中的守護神,而金魚也是特莉莎神棍父親拿來預測明牌用的工具,尤其一幕將活金魚丟到墨汁中再放到紙上,掙扎跳動的身體畫出數字般的痕跡。其實金魚就像是特莉莎自己,她就像父親手下的工具,掙扎痛苦著,奄奄一息。

  

尤其一幕特莉莎父親晾著紅色胸罩與天台上特莉莎的哭泣,其實暗喻著她其實是家暴性侵的受害者,她只能幻想有個泡泡保護著她,像是她對小不點說的,他們無法忍受大人的世界,只好瑟縮在自己的世界裡隔絕一切事物。

  

所以最後特莉莎去墾丁找姊姊,失戀的小不點,倒出特莉莎留下的水壺裏的水,大聲說出「我愛特莉莎」,畫面上竟成汪洋一片,他理解了特莉莎的感受,就像他真的看到如海洋般的景象,特莉莎也躲進外面的世界中,隔絕了中華商場裡的一切。

  

10集「超時空手錶」簡直是超開外掛,這齣劇本來就有致敬《戀戀風塵》,這集乾脆把電影搬進來,加上伍迪艾倫的《開羅紫玫瑰》讓銀幕內外互動,主角進去銀幕裡又像是《歡樂谷》(主角跑進電視劇世界中),天馬行空、藝高膽大,影像藝術神奇的地方就在這裡,我甚至認為根本可以對齊蔡明亮拍給電影致敬的《不散》那種戲裡戲外、銀幕上下的呼應、暗喻,相當厲害。

  

小不點在這集因為家庭因素想要逃離這裡的一切,魔術師幫助他但是他變成了隱形人(鬼魂),其實就是不在了。心急如焚的點爸點媽,四處找尋,沒想到小不點出現在《戀戀風塵》裡中華商場的段落(原來此劇的設定那一幕買鞋店家就是小不點家),點爸點媽只能從銀幕看到愛子的身影。

  

「失去才會懂得可貴」,人與人之間的情感是如此,所有事物也是如此,影像藝術也是,就像是《戀戀風塵》全片只拍了一段中華商場,所以我們也只看到當時中華商場的一角,但哪些沒拍進去的一景一物早已消失。所以這集講的就是本劇一直強調的「消失才是真正的存在」,不論是逝去的愛情、親情、人事景物。

  

就像是魔術師對小不點說的:「人生就像一齣電影,一眨眼就演完了」你想要大家記得你的是笑著還是難過的樣子,所以才有小不點哭笑著唸著叫賣鞋子的台詞,他想讓銀幕下的家人記得他的可愛努力,銀幕上下,淚如雨下。

  

影像終究是魔術師,家人的淚水成為解開魔法的鑰匙,影像裡永遠晴天的商場,因淚如雨下而有了奇蹟。這集是完結篇,也剛好呼應第一集Nori幫小不點畫超時空手錶的段落,頭尾呼應、鋪哏細膩。孫淑媚、楊大正在這集發揮催淚演技,對著銀幕呼喚愛子,以及爭搶膠卷的畫面,令人鼻酸。

165155434_3882118111876186_2224480176527408674_n

 

戲劇總是帶給我們啟發省思與希望期待,《天橋上的魔術師》在承載著豐富議題的十集裡,也跟這集所說的一樣,到了尾聲落幕,曲終人散了,每個角色都是述說著千萬人物的故事縮影,影集《天橋上的魔術師》重新拆解改編了原著小說,給予了屬於影像作品的全新生命,在不同創作形式的解構下,講的其實就是人間事世間情,十集雖然有些未盡完美缺憾之處,但是扎扎實實,各具風采,從國族政治、性別認同講到情愛糾結、家庭關係,甚至帶出影史致敬,本劇早已在台灣電視史占有一席之地了。


🎥 4/2起 華視頻道播出👉🏻  https://m.litv.tv/channel?category=News%20%26%20Finance

    Alan C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